色域u吧,炮图轮奸,幼淫,撸尔山,暴走撸啊撸




色域u吧,炮图轮奸,幼淫,撸尔山,暴走撸啊撸

下一页

导航 | 撸尔山 | 暴走撸啊撸 | 炮图轮奸 | 幼淫

男子失联一周现身救助站自称失忆 仍记得英文|失联|失忆


  2月13日,重庆市救助站来了个文化人,爱卫生,懂英语flower,但他就是不知自己是谁!通过本报等 媒体报道,昨日中午家人来到救助站认领,将他带回家。2月4日从合川消失,2月12日现身主城救助站,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情节之离奇,堪比美国经典悬 疑片《记忆碎片》。PKJ

  昨日中午,弟弟潘伟和三姨夫陈国良来到重庆市救助站大厅。潘伟见到哥哥,激动地上前拥抱。不过,失忆小伙表示,并不认识潘伟,只是有点印象。而对于三姨夫陈国良,他一点印象没有。

  “这几天你去哪儿了?”弟弟问。www.bxi1.win

  “12号以前都不记得了。”哥哥答。www.iocn.cc

  “你叫啥子名字还晓得不?”弟弟问。幼淫

  “刚刚你不是说我叫潘勇。”哥哥回答。欧美骚波霸

  潘 伟证实,失忆男正是自己的哥哥潘勇,明天就将迎来哥哥37岁生日。潘伟告诉记者,他们两弟兄是合川区人,哥哥此前在深圳工作了十年,去年三四月份回重庆, 从事车载GPRS广告业务。“总公司在石桥铺,分公司在大足,他在各个区县到处跑业务,公司名称家人也不清楚。”潘伟说。白洁少妇h

  “与救助站其他人不同,他很爱干净,勤洗澡。”与潘勇常接触的社工尹魏涛说,心理咨询师跟踪辅导发现,失忆男子懂英文,还有化学公式、歌星张学友,成都广州等各地城市特产他都知晓。冯仰妍生活照

  2 月13日来到救助站时,男子身上没有证明他身份的物件,身上仅有一支笔、一包擦车窗的湿巾纸、一个打火机,20来元钱。他告诉记者,2月12日以前的事情 已经不记得了,只记得2月12日大约11点钟,自己在公交车上醒来。“具体哪一路车搞忘了,只晓得终点站开往重庆北站。”潘勇说,他来到人和派出所求助, 民警也无法得到他的姓名等信息,次日他乘车来到救助站。“我隐约记得12号前,还有一次是在支马路的路边醒来,醒来的时候后脑勺还有个包,脑壳有点痛。” 前日,他被送往重庆人民医院江北院区做检查。昨日,检查报告出来。重庆市人民医院江北院区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罗春阳介绍,除了血压偏高,其他并无大碍,基本 可排除脑部器质性病变可能。黄录片

  A撸尔山

  他为何失忆?暴走撸啊撸

  弟弟怀疑是被抢劫打晕

  2月4日前离开合川前往重庆,与家人失联,2月4日至2月11日清晨,家人在四处找他,他常泡在同一个网吧,坐在同一个位置2月12日,他自述在开往重庆北站的公交车上醒来,突然失忆了——被打劫敲晕?感情受重创?他真失忆了?

  弟弟潘伟说,哥哥在2月4日上午曾回过合川老家,不过当天又回重庆。2月5日再次与哥哥联系,电话就打不通。

  弟弟说,哥哥以前没出现过失忆,精神状态正常。如今再次见到,熟悉的人已变得陌生,自己很难受。“我们也想不通,为何好端端的人就失忆了,是不是被打失忆了,哥哥之前说要去公司领钱,去年12月、今年1月两个月工资近万元,会不会拿到钱后被抢劫打晕成了这样?”

  主任医师罗春阳介绍,当事人除了血压偏高,其他并无大碍,基本可排除脑部器质性病变可能。“从目前来看,近期应该没有外伤,如果有撞击,敲打,头皮会留下痕迹。”

  昨日在弟弟和三姨夫的陪伴下,潘勇慢慢知道了自己。当弟弟提到他的女儿,潘勇点点头,称记得有个女儿,但是想不起女儿的具体年龄。

  “哥哥曾离过两次婚,大约在五年前离的,后来给他相亲他都不去。”潘伟称。

  “情感受了刺激,大的情绪波动也可能会造成短暂失忆。”主任医师罗春阳介绍。不过,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咨询师熊韦锐分析,对方已离婚多年,情感因素不足以让其有这么大的变化。

  B

  失联在干啥?

  春节泡在大渡口网吧里

  12日以前,潘勇究竟去了哪里,在干什么?

  昨 日,重庆晚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,大渡口春晖路89号附近,网吧管理员以及清洁工对他印象深刻。春节期间,潘勇多次在这里上网,并坐在同一个位置。记者来到 该网吧,工作人员看到潘勇照片,证实就是他。“发现他坐了两晚上,大清早来做清洁都在,那段时间过年上网的人不多,我记得。”清洁工夏阿姨称。

  网吧管理员调出监控,显示2月4日晚上8点左右,潘勇来上网,并在5日早上9点离开。接下来一直到2月11日,潘勇常在这里上网,上网时间单次最多达16小时。2月7日(除夕)当晚,也是在网吧度过。

  “他常常坐在25号座位上,这个位置靠墙,喜欢抽烟。”从监控录像看,潘勇上网未打游戏,也未聊天,主要是看视频。监控显示,潘勇最后一次离开网吧是在2月11日早上8点左右。

  2月4日与家人失联后,一直至2月11日早上,潘勇常泡在这家网吧。昨日傍晚,记者再与他确认,潘勇表示,会上网,但记不起是否在这里上过网。

  12日以前发生的事情记不起,但4日至11日,当家人在找他的时候,他在网吧。失忆的原因有很多,也不排除上网时间太久导致失忆。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咨询师熊韦锐。

  C

  蹊跷的失忆?

  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

  他的三姨父住在大渡口九宫庙附近,潘勇去年到过他家几次,今年1月6日、1月24日两次去三姨父家借过钱。“第一次300元,第二次借了500元,当时说没发工资。”

  2 月4日至11日,正当大家欢度春节的日子,潘勇没回家,在网吧上网。“起初来到救助站,他一问三不知,什么证件也没有,就是一句——不记得了,我们也有所 警惕,担心对方在撒谎。”救助站工作人员说,潘勇思维清晰,交流正常,接触的这几天也能感受到对方想要尽快找到亲人的急迫心情。“但失忆的确比较蹊跷,除 了上网太久有可能导致失忆外,也有可能当事人遇到经济困难或者其他困难。”

  重庆晚报首席记者 周小平 冉文 摄影报道

色域u吧 炮图轮奸 幼淫 欧美骚波霸 白洁少妇h 冯仰妍生活照 黄录片 撸尔山 暴走撸啊撸
DBid:18114 Datetime:2016/5/30 13:46:46